首頁頻道—正文
專家稱整容廣告影響未成年人價值觀 需用立法管理
2019年09月10日 10:46 來源:法制日報

  專家稱整容廣告影響未成年人價值觀

  用立法管管公共場所整容廣告

  □ 本報記者      蒲曉磊

  □ 本報實習生  王    蓉

  前段時間,北京市民趙雅接完孩子回到家里樓道時,舍棄乘電梯,而選擇爬樓。她坦言,并不是為了鍛煉身體,而是為了躲避電梯里的廣告。

  “整整整整,女人美了才完整,做女人,整好!”一群身穿白色連衣裙,長相頗為相似的女孩,排著隊列,循環喊著這樣的口號。近日,某整容醫美App推出了整容廣告,在各大城市的電梯廣告中進行覆蓋式投放。

  廣告一經投放,就引來眾多批評聲,微博上還出現了反對這一醫美整容廣告的話題。

  “在狹小封閉的電梯中,這種反反復復喊麥式的洗腦廣告讓人無處可逃,確實讓人反感。更讓我擔心的是,這種廣告會對孩子們造成非常負面的影響。”趙雅說。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廣告協會法律咨詢委員會常務委員朱巍指出,廣告雖然需要創新,但任何創新的立意和表現方式都不應該侵犯和侮辱人們的人格尊嚴,更不允許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線。

  “可以借鑒國外管理經驗,立法禁止在公交、地鐵、電梯等公共場所投放整容廣告,以減少對未成年人的影響。同時,可以參照設立網絡游戲道德委員會的方式,成立廣告道德委員會,對廣告中涉及的道德、倫理等方面的標準作出審核和認定。”朱巍說。

  整容廣告影響未成年人成長

  在引起輿論爭議之后,前述整容醫美App又推出了一個新的廣告版本,畫面沒有變,只是把臺詞換成了“美美美美,做女人,美好!”

  這一整容廣告中的女士幾乎都是錐子臉、大眼睛、雙眼皮、高鼻梁,給人一種網紅臉的感覺。與此同時,該公司的廣告詞也頗耐人尋味,在其發布的一則平面廣告中,配的廣告詞是:“丑都扛過來了,流言蜚語算什么!當你好看的時候,發現身邊好人都多了!”

  朱巍指出,無論是對于視頻廣告語的修改,還是平面廣告配的文字,這家公司都是在用明示或暗示的語言來鼓吹整容,且都含有“女人價值在于容貌”的價值觀念。

  女人就要整容,整容才會變美,美了才有價值,人生才完整,不美就不完整……醫美廣告中透露出的這些信息,成為輿論抨擊的焦點。

  讓趙雅感到憂慮的是,廣告語中透露出的這些信息,可能會使未成年人陷入“顏值即正義”的認知誤區,把整容看作成功的捷徑,“這些在公共場所大肆宣傳的整容廣告,躲也躲不開,很容易影響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廣告法規定,在針對未成年人的大眾傳播媒介上不得發布醫療、藥品、保健食品、醫療器械、化妝品、酒類、美容廣告以及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網絡游戲廣告。

  事實上,201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廣告法修訂草案時,就有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提出要對整容廣告進行規范。賀一誠委員在審議時建議,將“整容”納入廣告法上述規定中,“連化妝品、美容都針對未成年人予以限制,那整容也應該放在里面,不能泛濫”。

  朱巍認為,廣告法的上述規定,對于保障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無疑是有利的。但如今來看,僅僅是防止整容廣告在“針對未成年人的大眾傳播媒介”上還不夠,而是應進一步擴大范圍。

  朱巍指出,廣告在生活中無處不在,無論是公共場所的電子投屏、平面廣告,或是網絡中的貼片廣告,都讓未成年人無處可躲。未成年人處于三觀塑造的關鍵時期,對于廣告傳播的價值觀還不能很好判斷,一旦因此形成錯誤認識,將不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長。

  整容已開始向未成年人蔓延

  “需要注意的是,一些整容廣告含有的低俗價值觀,不僅會影響未成年人的價值觀,還有可能會誤導未成年人付諸實踐。”朱巍說。

  相關數據和事例表明,整容開始呈現年輕化趨勢,并且已經開始向未成年人蔓延。某醫美機構發布的報告顯示,當前中國有近2000萬醫療美容消費群體,90后已是整容整形絕對主力,00后開啟醫療美容消費的勢頭比90后更強。

  從近兩年消費數據看,醫療美容成為00后的日常生活方式這一趨勢端倪已現,整容低齡化顯然愈演愈烈。

  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遼陽市第一高級中學教師王家娟注意到,有很多中學生會去割雙眼皮、漂唇、扎耳洞,還有十來歲的孩子去文眉。

  然而,整容中的風險卻很少被未成年人注意到。

  王家娟認為,針對兔唇等一些生理缺陷進行的醫療性整容,是有必要也應當允許的,要讓孩子們通過手術能夠更加健康、更有尊嚴地活著。但如果只是為了崇拜明星、變得好看而去整容,這樣的做法并不可取。

  王家娟指出,未成年人的身體還處于生長發育階段,容貌和骨骼等組織還未發育成熟,過早做整容外科手術不利于身心健康。而且,由于未成年人的審美觀還未成型,一旦做了整容手術,以后可能會因為審美觀念的改變而后悔莫及。

  “一些在公共場所播放的整容廣告,經常將手術描述得輕描淡寫,極力宣傳整容的快樂,而幾乎不談整容的風險。事實上,整容是有風險的,而且未成年人的身體還在發育中,這種風險還會被進一步放大。”朱巍說。

  201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廣州市未成年人保護規定》明確規定,不提倡未成年人實施醫療美容項目,未成年人確因特殊原因需要進行醫療美容的,須經其法定監護人同意。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為未成年人實施醫療美容項目前,應當向未成年人及其法定監護人書面告知治療的適應癥、禁忌癥、醫療風險等事項。

  有必要成立廣告道德委員會

  作為世界上整容行業最發達的國家,韓國在幾年前已經注意到公共場所播放整容廣告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2015年,針對社會各界批評的過度煽動整容手術現象,韓國保健福祉部規定,在地鐵、公交車等公共交通工具上發布以及電影院在電影開場前播出整容手術廣告,必須得到醫療廣告審議委員會批準。委員會的代表來自醫師協會、患者、女性和消費者團體。

  根據新規定,韓國街頭電子屏幕、公交車站、地鐵站等公共場所應當禁止出現整容手術前后對比廣告、夸大療效或造成誤導的患者治療后記廣告;著名藝人的照片也不得用于整容廣告。

  “可以考慮借鑒韓國的這一立法經驗,在公共場所不得發布整容手術前后的對比照,在針對未成年人的大眾傳播媒介上不得發布整容廣告。”朱巍說。

  朱巍認為,對于整容廣告以及一些低俗廣告的監管,需要多方形成合力,推動廣告業的健康發展。

  廣告法規定,國務院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主管全國的廣告監督管理工作,國務院有關部門在各自的職責范圍內負責廣告管理相關工作。縣級以上地方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主管本行政區域的廣告監督管理工作,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在各自的職責范圍內負責廣告管理相關工作。

  朱巍指出,按照法律規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是我國廣告行業的行政主管部門。同時,某些特殊產品的廣告因其傳播內容還要受相關政府管理部門的監督管理,例如,藥品廣告受到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監督管理。

  “多部門監管形成合力之后,會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當監管權責不明晰時,又會出現監管的灰色地帶。對此,應當在修改廣告法時作出規定,明確各部門的監管職責。”朱巍說。

  “目前,市場監管部門的重點在違法廣告,對于低俗的、打擦邊球的廣告明顯重視力度不夠。工商部門建立的違法廣告監測系統只能監測違法廣告的虛假宣傳,而對于違反社會公序良俗的低俗廣告,人工智能尚不能完全識別。”朱巍說。

  對此,朱巍認為,監管部門有必要成立廣告道德委員會,該委員會可以依據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對廣告中涉及的道德、倫理等方面的標準作出審核和認定。

  “對于廣告的監管,還需要社會各方的力量形成合力。例如,互聯網平臺在播放廣告時,要設置舉報按鍵;相關管理部門應當開啟線上受理模式,切實暢通大眾舉報投訴渠道。”朱巍說。

  (應采訪對象要求,趙雅為化名)

編輯:孫婷婷

棋牌捕鱼开户送彩金